亲子书房 刘克襄的4把躺椅客厅

  • 编辑时间: 2019-11-30
  • 浏览量: 524
  • 作者:

离捷运木栅线辛亥站五分钟的步行距离,刘克襄定居在这一个幽静的半山腰五层楼公寓。这个社区书香浓郁,楼上是另一位前辈作家南方朔的家。

刘克襄家中的客厅没有沙发,只有四把椅子,每张椅子来源不同,有IKEA的,有别的新旧家具店来的,但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适合躺着阅读。

椅子旁有一个书架,架上的书都很新,像刚从书店买的,有自然文学作家徐仁修的冒险小说《山河好大》《季风穿林》等全套的书,也有陈履安女儿陈宇慧的最新武侠小说《多情浪子癡情侠》。

原来,这一架新书,是为了两个儿子準备的,老大刚考上东海历史系,老二还在新店高中,「六年前,我发现他们不爱和我去爬山了,又因为进入国中功课重,对课外阅读也没有兴趣了,所以我刻意安排这样一个舒服的阅读空间,让他们开始懂得自在阅读。」

刘克襄的小孩进入国中后也不爱阅读,这点肯定让很多爱书人惊讶。因为刘克襄身为知名自然文学作家,是台湾的开路先锋,而且又是《中国时报》人间副刊副主任,更不要说今年他再度以《失落的蔬果》专书,获得金鼎奖最佳图书奖。

咖啡厅书房,找回孩子阅读乐

但是这显然是教育体制的问题。国、高中生每天大考、小考,作家的孩子也很难逃脱升学压力。

刘克襄在有限的空间下,安排最舒服的角落给儿子们读书,但是只用以身作则的方式带头读书,完全不给压力。

仔细观察,这个读书角落,有一种几何图形般的简洁布局,清爽、安静,客厅没有电视,只有音响,「我和我太太有时会端杯咖啡或茶来阅读,起点示範作用。」

现代的年轻人喜欢窗明几净、线条乾净俐落,有设计感的角落更佳,这些先决的阅读空间条件不设定好,很多年轻人无法只因为一本精采的书,就很快进入阅读全神贯注的境界。刘克襄因此刻意在家中,经营简单俐落的阅读角落,摆上适合躺的各式椅子,营造像咖啡屋般的氛围,搭配适当的选书,果然让两个孩子也热爱阅读,尤其是历史和文学。

老大已经考上历史系,老二也说要填历史系当第一志愿。为什幺都是历史?

「他们喜欢故事吧!家里这一书架的书(约有200册)会经常更新,」书架上的书都是有趣的新书,因为工作的关係,他经常收到作家的赠书,或是出版社推广的新书,放在这里,儿子翻腻了后,他再转赠送出去到偏远地区图书馆或小学。

阅读兼考察,书房像自然教室

他还特意把餐桌上方的空间隔层夹板,形成楼中楼,楼上是他的书房兼工作室,塞满了1000多册专业的自然踏查、古道考察的相关书籍,七坪空间除了书桌上层层叠叠的书籍、笔记本、档案夹、地图、地方誌之外,就是一些专业的登山背包、相机、仪器等。

刘克襄对本土植物的戮力研究,不逊于专业学者,他的阅读量很大,近年来,阅读领域愈来愈像植物学家。

只是他不想只写一些独树一格的散文而已,他的企图心更大:要藉本土植物的物换星移,重建一段文化史,他的健行、纪录,因此有点像文化人类学家,是想重建文化现场,重新回溯一个时代的文化总体形貌。

观察刚届满50岁的刘克襄,会发现近年来他所发表的文字中,足迹由偏远山区转往都会区的郊区,但是笔下永远有孩子,他把自然写作和自然教育结合为一。

他认为阅读和旅行是互补的,但是阅读更强调自在阅读。他也主张,阅读和旅行都一样,只要孩子开心就好。就像他从未强迫孩子往哪边走,二个孩子却自然而然走向文史的路,因为从大儿子出生到现在,父子三人一步一步踏出来的旅程,都是故事。而历史,不外就是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