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日治到民国

  • 编辑时间: 2019-12-02
  • 浏览量: 551
  • 作者:
从日治到民国

看过这段描述乃很好奇台湾在日治时期搭火车是何时开始就有便当贩售?便当是台湾人的写法,源自日文的汉字「弁当」,不过战前(1945年终战)较常见的写法是「御弁当」或「御辨当」(本文使用台版「便当」二字),因为便当上率皆以「挂纸」包装,挂纸很是讲究图案的设计,在日本「内地」许多重要驿站都有「呼卖」(叫卖)便当,挂纸上印有价格,大概是在30到35钱之间。

现在从网路上我们可以找到许多日本时代留存下来的便当挂纸,比如我就见过屏东駅便当上画了几部战斗机飞越下淡水铁桥(高屏旧铁桥);高雄駅的便当卖的是「御寿司」,包装极简,只画了个葫芦(飘箪);台南最慎重其事,那包装纸还是张游览图,从嘉义画起铁路沿线停靠站,往屏东一路而去,且有从车站到诸如台南神社、关山神社(今之延平郡王祠)、开元寺等的距离,远近以「粁」来近算,一粁等于一公里,一粁五分就是1.5公里了。

便当的内容物是什幺?从文献上看,据闻最早的所谓铁路便当是一两粒饭糰,撒些芝麻,配菜头脯或酸梅,1892年(明治25年)日本东北线开通时,出现了一种外型仿三线琴共鸣箱装饭菜的便当,附上一支拨弦的汤匙在八户车站贩卖,叫「八户小调寿司」,这倒也颇富创意,后来又有「星鳗饭」、「乌贼饭」以及号称便当的原型元祖鲷鱼饭等,日治时期便当的口味当然以日人为主,因为到了民国以后,我幼时印象中台南站叫卖便当,小贩还是:「台南便当寿司」的喊,可以想当然耳。

曾经也是豪华服务 今风潮再起

日本时代在大型车站里如台北、台南等,可以到车站里的饭店用餐或者在火车的餐车上进食,便当似乎是外包给駅前的商家去做;国民党政府来台后,试着由铁路局退休员工或眷属等经营,我的年代吃到的主要是排骨菜饭便当了,先是用木片盒子装,但饭粒会黏在上面,不想浪费就得拆了另一边的木片来刮,吃完整个便当盒就给支解了。

这张图画的是铝盒便当,那约是1956年引进柴油特快车(DR2500型)后的事了,这种豪华火车,任用美丽的女服务员,供应免费茶水和报章杂誌,便当有排骨菜饭和蛋炒饭两种,客人点好后,小姐以电话连络台中供应站,到站后提上车来,原坐进膳,后来因铝盒有毒,乃改成不鏽钢,但两者成本皆高,盒盖上烙有「铁路公物,请勿私用」,吃完要放在椅下,服务生算好时间就会拿支铁钩来钩走,至于到了使用保丽龙时代就沉沦到便宜行事了,从此倒尽胃口,一度乏人问津,至于现在风潮再起,那则是后话了。